在走進電影院之前,就已知道要看的是一部需要紙巾而不是爆米花的電影。
  導演陳可辛決定挑戰下觀眾的淚腺承受度,但又必須讓受眾明白,這絕非是靠廉價煽情來隔靴搔癢的故事。他有更大的野心在裡面。
  田文軍在派出所樓梯里哭得聲嘶力竭,李紅琴在醫院走廊盡頭哭得涕泗交流,魯曉娟在尋親會大家庭中用哭來贖罪,韓德忠倚牆哭是那般無助……每到一個需要給觀眾以情感迸發交代的時候,陳可辛便有恃無恐地打出哭戲底牌。無意催淚,皆因真實。在一個個光影面孔背後的脆弱就這樣氣若游絲般的溢出,好在沒有一個觀眾把這個當成過錯。
  豐富的淚點遠不足以支撐起《親愛的》的整體脈絡。對於一個喜歡講故事的導演來說,他會努力把自己生活的喜怒哀樂添加進去,方能篤定打上“陳可辛作品”的LOGO。
  親情的割裂,倫理的執著,如果按照以往的套路,或許田文軍在電影終結時都不再有找到鵬鵬的機會,而整個故事也將成為千里尋子的長焦距。故事流淌到一半,當我們還在想女主角趙薇該如何登場的時候,小孩竟然被水到渠成地找到,而另外一個肝腸寸斷的故事得以接力。這至少出乎我的意外。
  靠著老家蕪湖的口音,洗盡鉛華的趙薇巧妙地來了一次“本色表演”。丟掉殿堂級偶像包袱的她,在派出所的那場蹲戲堪稱神來之筆。對於趙薇飾演的李紅琴來說,“女兒”吉芳成了生命中唯一的救命稻草。但在情理法的包圍中,李紅琴無路可走。為了打開一個缺口,她幾乎是在用一切可以抓到的東西,哪怕是在街邊小旅館中給出自己的身體,亦或是用熱臉貼冷屁股的殷勤獻上一袋不值錢的家鄉紅棗。
  “希望就跟飯一樣,沒有不行。”田文軍的臺詞最終映射在李紅琴身上。和前者尋子撒網式的戲路不同,初中沒畢業的李紅琴唯一認準了法律這條終極解決的辦法。在福利院中和傲慢院長“破罐破摔”,還有在律師事務所對於滑頭律師的死乞白賴,以及於小法庭上對老法官的戰戰兢兢,農婦匍匐於法律威嚴之下,把生活希望全部押寶在深圳這座她本不該來的城市,不想最後卻都戛然而止於一張懷有身孕的體檢報告。女主角在醫院長廊的嚎啕大哭為影片划上休止符,而準備離場的觀眾,卻已經被光影崩緊了心弦,久久不能平復。
  《親愛的》的裡面,我們看到了無數個被寫小的“人”。魯曉娟渴望物質生活的離婚,李紅琴對拐賣小孩的自我安慰,高夏對於利益的火中取慄……這些都是潛藏在人性的小我,在沒有道德或者責任催化的前提下,它們很難自我升華。然而,面對觀眾的不斷追問,陳可辛的“手術刀”卻點到為止,他更願意把社會的某個節點截取下來,加以放大。譬如公安部門要在失蹤24小時之後才能立案,計生部門辦準生證需要被拐兒童的死亡證明……現實社會的某些條條框框,已經讓人五味雜陳,那為什麼不在藝術中得到原汁原味的還原?顯然,陳可辛沒有迴避自己在這方面的責任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劇中有個角色一直躲在角落,那就是張雨綺飾演的樊玲。《親愛的》沒有給這樣一個邊緣角色太多臺詞的迴轉空間。只是在尋親會大家庭中那個戲份中,樊玲念出了一段聖經般的沉吟。在恍惚中,聽到一段關於救贖和慈悲的語段,宗教味道十足。這幾乎是唯一沒有哭戲的面孔,並非要刻意地拼湊出某種堅強。或許,因為慈悲所以懂得,也是種人生的風景看透。
  文/謝偉鋒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《親愛的》,因為懂得所以慈悲)
創作者介紹

牛排

eu17euys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